• 作者:admin
  • 积分:1062
  • 等级:高中生
  • 2022/4/23 22:27:49
  • 楼主(阅:4121/回:2)取象直读奇门遁甲三奇六仪81个格局

    【戊】:

    【戊】者:

    事物呈现在外表的主体,延动物为其轮廓意义上的形体、延建筑为其轮廓意义上的围墙、延事情为其轮廓意义上的各“方”之“面”、延人事为某具体单位的轮廓支撑即负责人。

    【戊+戊】: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主体临于另一个主体,就像两个庭院围墙,无论是“回”字,还是“吕”字,皆是闭塞之实;同一个天空下,各有其疆,彼此相树于彼此之间,故为闭塞。

    又,戊者,主体之轮之阔,事物的疆界,正因是疆界,才成万物之轮廓,成其主体。

    抽象【戊+戊】:闭塞中

    【戊+乙】: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轮廓主体,如一个动物、一个建筑、一个事业加于一个颈项_即明确的视野角度。正如乙谋达到戊之完备,谋的主体已明,也如鸟羽已丰,方向已明,飞腾在即。

    这个旨函,古人以灵门概之,常重吉门,什么道理?很简单,杜门之,跃跃欲试而未动,则开、休、生之,自然有功。旨函与门义的关系,重点在此。

    抽象【戊+乙】:展望中

    【戊+丙】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【戊+丙】:戊为一个主体,丙为火,火热成气、气动生语、语动生意、意动神生之故。一个主体基于一个明确的话语权,必然有其发展,故为“有作为”。

    抽象【戊+丙】:发誓格

    【戊+丁】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【戊+丁】:

    一个主体,加于一个息。丙为出之呼气,丁为入之吸气,所以笃丙为气,定丁为息。二者皆气,别于一出一入,其旨衍:丙之气,对外明要求;丁之息,对内暗所欲。故丙为天下明公之言文,丁为阴私之诉语。之所以《金》谓戊丁__谒贵求明,你即懂的。

    此格本旨,一化义,二化相,化义为显耀中,化相为有所招摇。合大为蓬壁生辉,合小是招摇过市。

    抽象【戊+丁】:招摇显摆中,绽放闪耀格;见贵人求名气,有吉门必遂;墓迫刑,节外生枝,招惹是非。

    【戊+己】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主体加在一个腔囊中,交四面之困。

    字元交格,起于不论始终而一见为机,则延建筑,必是四面临疆,道路不畅之地;延身体,必是身临囚狱;延事业,必然百般为因而交其困......,《十》曾赋义:贵人入狱;此是简旨喻义而已。

    抽象【戊+己】:受制中

    【戊+庚】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主体,加于一个{制法惩}之有害之地;勿论其他,没有第三种参与,二者会发生什么?一个格,即是一个灵魂命题,就一个戊,一个庚,会有什么作用?毫无疑问,这个戊主体被摧残、被摧毁。

    抽象【戊+庚】:受劫之飞

    【戊+辛】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戊为主体,庚为前肢,辛为肢前爪。

    戊辛交形,身躯伏于爪上,“卧态”也。延建筑_房檐爬于房基,为房塌;延于人事,贵人侧坐托腮,如项羽垓下之“虞兮耐何”;此皆塌败之相,各有纷芸之式。

    戊辛,本旨龙伏于爪,龙腾为本,以此见弦外之音,不是摔倒,即是足下有伤,故谓青龙折足;此义延延,指向万事万物,忽被摔倒,也难免足下有伤,其实是运遇坎坷,简析__栽倒中。

    抽象【戊+辛】:栽倒中

    【戊+壬】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主体,加临交接转移而际动荡不安;这个壬,即是蛇动之窝,又是脏水之所。飞龙迫到此地,弦外之音,并非飞腾,而为野囚中。

    抽象【戊+壬】:质押中

    【戊+癸】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主体,加于天堑;相当于笔路蓝缕、以启山林,即白手起家之函。吉凶取决于门括,凶门一任孤寒,吉门发展渐强。

    抽象【戊+癸】:白手之立,延建筑,其致至为悬空寺,桥堡…

    为往圣继绝学
  • 作者:admin
  • 积分:1062
  • 等级:高中生
  • 2022/4/23 22:28:29
  • 『辛』字:{错误、任性、偏执、罪妄}爪牙的化身。

    【辛】,万事万物的罪咎及究责之属的符号。

    太极化干,干,本是天化十大分成,因万物皆是太极大衍,即万物起即太极,所以地有育以十二为肉,天有蕴以十为骨,天地合方有万物骨肉。天有十,所以天有十也是太极所化,以龙为例,天蕴龙骨,则太极化之,如甲魂,乙项,丙气,丁性,戊体,己腔,庚肢,辛爪,壬脉,癸排。

    万物皆是太极生,两仪如同骨肉形,四相魂.气.体与息,十干之中形态征。

    【辛+戊】:辛,白虎阴气,罪妄之伸抓所附;戊,一围主体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在天客动之罪妄之抓附,下临一围主体,无疑,这是主体被抓被否定的节奏。

    【辛+乙】:辛,罪究的指抓附向;乙,一个颈项展望。古贤名之“白虎猖狂”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在天客动的罪究所指抓附向,加临一个颈项之展望中,无疑,这是指责企图,或说谋望被究责的节奏。

    故《千》谓之:战,勿图谋;讼,公庭有伤……,不言而喻~指责约束警告格。

    【辛+丙】:辛,罪究之伸抓所附;丙,意志及其话语权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在天客动之罪究伸抓所附,加临在地主方之意志及其话语权,无疑,这是〔主语被否〕的节奏,即被踢馆的节奏。

    〈五行间情〉:辛的身份为丙财,故【辛丙】乃财来踢馆,故《十》名之:“因财致讼”。

    【辛+丁】:辛,白虎阴气,罪究之伸抓所附;丁,朱雀阴气,各种流言、怨气、心诉的化身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在天客动之罪究伸抓所附,附向各种流言、怨气、心诉,堵住并弥补之,使之平息、消失。地天仪,灵犀阴火正克罪究,亦使罪究之阴金融化,提纯,恢复本色。

    注:〈按天临地〉:“我”为客于天,彼地-流言怨气心结被各种否定,正如多云转晴,天地重获澄清。化于人事之间,彼此无争无议,故占生意,《十》云:倍利。

    〈按地承天〉:天上罪究被地灵阴火所销融,天罪则为消失,故《十》亦云:罪人释囚。

    【天盘临地,审吉凶之消长;地盘承天,断休咎之盈虚】

    按此贤眼所见,【辛+丁】与【丁+辛】有何区别?二干上下不同,正在于在天在地所不同,而有两别。而辨别之法,取上临下,以本旨之法为角度;取下承上,以本字五行之法为角度;最后以【天语衔意】定干格一体化。

    于是【辛+丁】~天临地,辛动,法为抓、堵、扫;丁静,法为怨、叽、叨;化相即为业已平息各种暗在的不满、怨气、小说法;故为〔圆满完美〕之气,莫说是生意有倍利,凡事见此,必喜笑颜开。

    地承天,讼诉阴火正克而销融罪究阴金,使得罪究不再,无法可圈可点。故为罪人、怨恨,便为〔恩仇泯灭〕,不仅问罪而罪人获释,即使怨恨相报,亦必〔尽释前嫌〕。

    【辛+丁】,天语衔意一体化,解放军、侠义行者、慰劳宽心人、矛盾说客。

    【辛+己】:辛,罪究之伸抓所附;己,坑囊帐薄门户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

    〈按字法〉,一个在天客动之罪究所指,陷进一个坑囊帐薄门户中,无疑,这是一出乌龙戏。故书云:自刑入狱。

    〈按天临地〉,一个罪究,指向一个帐薄门户间。

    〈按地承天〉,罪究阴金为门户阴土所生,而反罪之。所以《十》云:“奴仆背主”。

    〈按彼此为姓〉:

    姓己(门户)之爪牙(仆人)反来究责己(门户);

    姓辛(罪错)之己(门户),养辛(罪究)为患。

    注:这就是典型的恩将仇报闹“乌龙”。

    【辛+己】,养虎为患,养仆被叛者,一个己【门户】,其家姓辛【罪错】;或者说,地盘一己户,上方鉴定其姓辛。

    【辛+己】

    地盘载有一户己,

    最忌五行正子临,

    辛本暗虎终忘恩,

    一朝养大反噬君。

    五代时,后梁、后唐、后晋、后汉、后周。赵匡胤本是后周柴荣义弟兼重臣,柴荣丧后,公元960年,际西凉起兵,兵临城前之时,借御敌重兵之机,“陈桥驿”黄袍加身。可谓【辛+己】也,此己~后周门户也;此辛,赵匡胤也。

    ●袁世凯,本是清末天津小站新军司令,养虎为患,倒逼溥仪退位,自己当上“总统”。

    就此【辛+己】,古贤谓之:“自刑入狱、奴仆背主、冤屈难伸”……。

    【己+癸】,物事相,撒网、提纲挈领之能。

    【辛+庚】:辛,白虎阴气,爪牙,罪究伸抓所附;庚,膀臂,白虎阳气,七煞主创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在天客动之罪究伸抓所附,发向一个在地之七煞主创。无疑,这是天爪抓地臂,雌雄二虎同室操戈的节奏。故《十》谓之:白虎干斗,主客相残。

    〈按彼此为姓〉——地方有一庚,其运姓辛,故庚有其不幸,即庚中带辛,庚中有內患是也。

    〈按天临地〉——天辛临地庚,即庚有罪而被捉拿。

    〈按地承天〉——阳金七煞主创比劫阴金罪究妄殃,兄弟相残。

    【辛+辛】:辛,罪究之妄附。

    《抽象描述》:一个在天客动之罪究之妄附,加临一个在地主方之罪究之妄附。无疑,这是以错致误,互相罪究之妄附的节奏。

    辛,白虎阴气,规则的破坏者而不讲规则。所以其任性、妄意、刻薄、妄附。

    正如见庚必有难,见癸必被制,见丙必有非,见丁必有讼,见辛必有殃。庚造,力大为难;辛造,力柔小殃。

    〈按天地、彼此为姓〉:一个姓辛的辛,罪究另一个姓辛的辛,都定对方为辛而辛之,能干出什么?互相指责,最后以爪牙相见呗,哈哈哈哈~

    【辛+壬】:辛,罪究之妄附;壬,交接转移之步伐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在天客动之罪究之附向,指向一个交接转移之步伐间,无疑,这是脚根不清,误入歧途的节奏。

    〈按天临地〉:罪究指向一个交接转移之间,此〔壬〕姓〔辛〕,故此交接到转移之间,必有殃诉。

    〈按地承天〉:交接转移阳水受罪妄阴水之小衍生,故辛~壬者,即生之亦罪之。五行交化定永恒,所以辛壬,动辄得咎,问讼必然词讼连绵不绝中。而问婚,无疑是走到哪都觉得里面有些说不清的节奏,最纯的醋坛子格。

    析之:瓜田李下,如履薄冰,误入歧途格。

    辛若是萧何,壬就是韩信。即生之,又罪之,书云:成也萧何、败也萧何。

    【辛+癸】:辛,白虎阴气,罪究之妄附、规则通道的破坏者;癸,元武阴气,天堑,各种网般通道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在天客动之{罪咎、任性、妄附}的规则破坏者,加临一个在地主方的网状通道中,无疑,他违反了规则,任性伸抓而在通道中被抑制。

    辛临癸,罪究指向通道,故违背通道所约束。古人含蓄,云之“日月失明”,其实不然,而在于取二干本旨交义,辛为癸盲。一个个性{任性、妄附、罪责}的【辛】法中字典里,他就没有【癸】法〔道即是约束〕的意识,更不懂得他哥庚煞到此都曾粉身碎骨时,才明白了什么叫癸,什么叫万物临之不可纵横,呵呵~

    〈按天临地〉:姓辛之癸,大为阴邪当道;中为道路堵塞;小为路中有障。故《二十七条》谓之:误入受制。

    〈按地承天〉:姓癸之辛,阴生阴,此辛为路霸。癸为道制,辛为游盲,辛癸,致堵、致塞、致卡。

    为往圣继绝学
    任你紫袍金带客,也须下马问前程
    回复1楼 TOP
  • 作者:admin
  • 积分:1062
  • 等级:高中生
  • 2022/4/23 22:29:22
  • 『己』字:

    【己】者,万事万物内部,用于存放重要物资的腔囊,《金》常以墓,户谓之。人间物资,首以食为天,故,指身体时是胃;指生活时是物资,指器具时,是带容放空间的东西比如农民的地窖,战场中的陷阱,甚至先拉出一个空间再发射箭的弓。

    在天为“我”的重要物资及具体名单;在地为“他”之坑囊并“我”所有的事物薄~包括户口本、账本、财产档案、物权籍(比如车辆户籍,见壬己为车辆过户)。

    【己+戊】:

    己,为万物內属之户籍,亦是作为〔腔囊〕腔腑各器物共寄一腔的符号;戊,为万物之外部之躯壳,比如人的外躯体,房屋的坐基并围墙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客方动的內部脏腑核心腔囊系统,覆盖得入一个主方静的主体壳中,适得其所;适得其所,意味着入中而倍受体贴。古人拟之“得宠”为本函,但也强调会门交义;吉门是“得宠”,凶门反之,天经地义会门有四相经辨,凶门为腔囊恶意束缚身躯,如死门则是包裹尸体,景门则是借宿而见血光革尸。

    注:此己戊,户落他宅也好,野革束体也好,拟“得宠”,仅指天经地义二相于二字赋义,应以门辨是真“得宠”,还是真草革裹身。

    抽象描述:己戊,会五凶门,为〔野革裹尸〕格

    【己+乙】:

    己,“我”的存放物质的腔囊及名单中物,如皮包,行李、名单中的人(涉事、涉案,涉系,事、案、系,皆为己)并“他”的飞户即囊性的障碍物;乙,“我”的展望、锁定、踪盯并“他”的颈项、翅膀、策略性行踪(非工具性行踪〈壬〉)。

    注:“他”的飞户即障碍性遮拦,套住了“我”的锁定、踪盯、关注;遂成〔失踪格〕;有关“我”的,涉事、涉案、涉系之物、人名单,长了眼睛、长了翅膀,走掉了;遂成〔失踪格〕

    注:己乙-涉事涉案名单中的物人跑了,怎么来的?

    乙辛,天乙被地辛克,龙逃;

    辛乙,天辛克地乙,虎来;

    丁癸,天丁被地癸克,雀跳;

    癸丁,天癸克地丁,妖到;

    扒下去……

    己乙,天己被地乙克,飞户遁;

    乙己,天乙克地己,龙地遁;

    抽象描述:没有什么难破解的~

    【己+丙】:

    己,阴户,辖帐薄、名单、户口本、物权籍、纳万物之內部域属之可裹盖、可包藏、可容纳之泛泛无二。丙,话语权、公论、名声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天地仪,一个在天客方动的天囊,覆盖裹盖了一个主方语权及其名声,遂下套相害。但因己土为丙之火生,故此己囊,是丙之所生。见庚必有难,见癸必被制,见丙必是非。五行知恩怨,本旨定交连,字延化间情。己丙,恩中交怨,故阳星主“冤冤相报”;字元延伸,阴户包藏丙男,间情有“通男”之情,故《千》以阴星定“淫污之情”。

    〈按天下地〉,客方围收诺言之定——履约格

    〈按地上天〉,主方声讨帐薄之名——讨帐格

    注:一格四经辨两义,两义交成一相义。

    又如【壬己】,过户格。壬,流经、处理,临于地户即我谓之“主户”之间,即是过户格。

    此过户格,延于行业——物流,甚至包括房地产前期的开槽并回填;延于事件——转移户籍;

    抽象【己+丙】:暂停~

    【己+丁】:

    己,阴户之帐薄;丁,心诉之喃喃相倾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帐薄事物,覆盖包裹着一处心诉在倾。

    〈按天下地〉,帐薄事务围定一个小的诉讼说法,即〔帐定纠纷〕格;

    〈按地上天〉,一个小讼指向一盘帐薄,即〔核对帐薄〕格;

    不论是从上向下,还是下向上承,二义同相,即“核对帐薄”并“帐定纠纷”,无疑,这个【己丁】明显是慢慢捋顺并最后搞清之义;而古人谓之:[朱雀入墓],无非就是纠纷凿定而消失之义;

    抽象【己+丁】:又云:[词讼先曲后直],呵呵,这都不用解释了吧

    【己+己】: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天上的户薄入殓地中的户籍,地上的户薄上入天中的户籍,意味着天地二薄互相收籍,无籍可谈,无籍之谈,乃天命诛、地籍灭。

    抽象描述:也是盖棺并入土永封之相。

    【己+庚】:

    己,在天“我”方,系属于重要帐薄中之物资;庚,在地“他”方之“七煞”-{制、伐、惩、劫、盗、占、毁}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隶属于在天客方而动的重要物资,或为辎重,或为财物,缘交于地,而此地姓【庚】即上旨七煞,意味着“羊入虎口”。故《金》指战争,谓之“将兵厄于危路”~

    抽象【己+庚】:此冶盗养淫之相,没什么好解释的

    【己+辛】:

    己,万物应入的帐薄、档籍、归档之宿户。辛,主管前驱之前肢之爪,任性而弯曲、规则破坏者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即定之归档之户,遭到任性弯曲,成为野宿、野档、野墓。辛为任性之驱动,被天籍覆盖收录,彼此为姓之故,成“游魂入墓”。

    另,【己】者也是具有腔囊性的投射具器,而【辛】又是任意性曲线,所以从上临下看,这也是作为发射,其落点偏了八千里之意。就像射击,啪的一下,靶子上没有,子弹落哪儿也不能知;又或二踢脚,砰的一下,没后音,也不知道落谁家里了。

    抽象【己+辛】:不论上而下,还是下而上,“游魂入墓”,你即懂得~游魂入野墓

    【己+壬】: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上临下,一个帐薄、系派、名册內部发生动荡,无疑这是派系内部动荡、名册內部混乱;又以下临上,派系内部由下而上发生了“壬”-清理、“己”-门户。

    抽象【己+壬】:注:这就是上而下之门户內乱而“奸情”当道,下而上之清理“杀伤”。

    【己+癸】:

    己,一个帐薄、户籍;癸,地法,通道并法则。

    《本旨描述》:一个帐薄、派系、名册及其所属范围内之物,被道、法所制押。

    〈按本旨〉:丢盔弃甲、倾家荡产,一锅端,没收充公;

    〈按五行〉:天己克地癸,上而下,天薄收地脉,断路断脉格。

    抽象【己+癸】:故书云:问病必垂危;问讼必被囚…

    为往圣继绝学
    马有千里之程无人不自往,人有凌云之志非运无以腾达
    回复2楼 TOP


     2/ 1 1
   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,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。